档案文化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档案文化> 史料研究

汉口古德寺:见证武汉近代发展的传奇寺庙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4日 |来源:|浏览人数:2619

     古德寺位于汉口黄浦路上滑坡路74号,与归元寺、宝通寺、莲溪寺并称武汉四大佛教丛林。与其他三座寺相比,古德寺的历史称不上久远,但其历史和建筑风格却与武汉近代发展关系密切,极富传奇性。

1877年,汉口解放大道东段、黄浦路北段一带还是荒凉的坡地,一位法号隆希(一说隆常)的游方僧人在这里建了一座小寺,起名“古德茅蓬”。“古德”源自“心性好古,普度以德”,也是隆希法师所遵从的修持仪轨,古德茅蓬即古德寺之前身。1909年,隆希法师自感年事已高,选择昌宏法师作为衣钵传人,并举行仪式将古德茅蓬的寺产及临济宗衣钵传给他。


见证辛亥革命风云


古德茅蓬的发展与辛亥革命结下了不解之缘。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清军乘火车沿京汉铁路南下武汉镇压革命军,历时41天的阳夏战役爆发。京汉铁路进入汉口的第一站刘家庙车站,成为革命军防守汉口的最后一道门户,双方在这里展开激战。从今天的头道街到二七路一带都是阳夏战役的最初战场,而古德茅蓬就处于其中。在刘家庙之战中,革命军奋勇拼杀,“枪伤未愈者,力请再上火线,因之伤口复发,终至不治”。昌宏法师率古德茅蓬僧众,冒着枪林弹雨,对革命军伤员开展救护。战后有3000余具烈士遗骨埋葬在寺侧,古德茅蓬可谓是见证了辛亥革命阳夏战役的惨烈,也展现出佛家慈悲和大义。


1.jpg

民国时期古德寺外景


  民国建立后,民国政府没有忘记古德茅蓬僧众的义举,对其进行了表彰和资助。1912年4月,孙中山来武汉视察,专程到古德茅蓬凭吊安葬在寺侧的革命烈士。同年,湖北军政府对寺侧的烈士冢进行修缮,“仿西人公坟园式建筑一切”,“将该丛冢四面周围护铁栏、栽植花木并竖立石柱,高标铜旗,以垂不朽而志纪念”。1914年,时任中华民国副总统的黎元洪改“古德茅蓬”为“古德寺”,并亲笔竖题寺名。自古以来,竖写匾额是皇家寺庙的专享,古德寺因在辛亥革命中的功绩也获此殊荣。


图一:民国时期有黎元洪竖题寺名匾的古德寺山门2.jpg

民国时期有黎元洪竖题寺名匾的古德寺山门

 

自此,古德寺声名远播,香火愈加鼎盛,收到大笔捐赠,住寺僧人高达百余人。1920年刊刻印行的《夏口县志》载:“古德寺,在何家花园前,请有《藏经》”,可见此时古德寺附近已较繁华。1933年出版的《武汉指南》载:“古德寺为全镇各寺之冠,供奉香火,每届佛期,善男信女多往祈祷,盛极一时。”抗战胜利后,民国政府数次对古德寺侧烈士墓进行了维护和修缮,武汉市档案馆藏有记载相关情况的档案。


融会中西的建筑风格


1921年秋,古德寺进行大规模的改建和扩建,重修了大雄宝殿及其他殿宇,塑造了各殿内供奉的大小佛像多尊。1931年汉口洪水时被淹没,水退后又继续修复,直到1934年,古德寺的改扩建才完工。据记载,扩建完工的古德寺占地2万多平方米,建筑面积达3600多平方米,寺内现存的圆通宝殿主体建筑即是这一时期修建而成。

圆通宝殿大殿呈正方形,内空高达16米,殿顶盖有象征五佛四菩萨的9座佛塔,塔周围有96个莲花墩和24诸天菩萨像,佛塔顶部还有类似基督教堂的十字架,上下用钢筋混泥土浇灌。圆通宝殿入口处的建筑式样与缅甸著名的阿难陀寺颇为相似,前后两层门楣呈波浪形拱状,拱状门楣下方为尖形顶。门楣两侧由八角六面的立柱支撑,柱头雕琢着旋涡状纹饰,双层门楣的上方递收为锥形屋顶。屋顶墙面正中是一个圆形花窗,两侧对称分布着尖矢形长窗,均为哥特式教堂的建筑细节。墙面上雕刻着的狮头、金翅鸟、大象、孔雀等纹饰,则是小乘佛教中常见的教义符号。佛塔的造型则是缅甸式佛塔与中国传统亭阁相结合的形式。这种融中西多元风格于一炉的建筑风格,在汉传佛寺中极为罕见,具有很高的建筑、文化、历史和旅游价值。


2.jpg

民国时期古德寺圆通宝殿


建筑风格形成缘由


为何20世纪2030年代的武汉会出现古德寺圆通宝殿这样风格奇特的建筑呢?因当时的建筑设计图纸等相关档案已无法得见,圆通宝殿的设计者是谁、出于怎样的设计理念,至今尚无法得知。但如果考察分析近代以来武汉的发展情况,便不难理解其中缘由。早在明末清初,汉口就居“天下四大名镇”之首,是全国水陆交通枢纽,享有“九省通衢”的美誉。1858年,清政府与英国签订的不平等条约天津条约》中增辟汉口为通商口岸,自1861年正式开埠到1898年,长江沿岸地区被迫开辟了、法、日五国租界,西方多元的文化风格急剧涌入。1889年至1907年张之洞督鄂期间,大力推进“湖北新政”,成效卓著,使得地处内地、相对封闭的武汉迎来一次发展飞跃。191110月武昌首义,民国肇始,又确立了武汉全国革命中心的政治地位。到20世纪20年代,武汉已成为全国仅次于上海的通商口岸,商业贸易繁荣,南北风俗、中西文化在此交汇,势必对武汉的建筑形制和风格产生影响。

而查考史实也确是如此,20世纪前30年是武汉近代建筑发展的全盛期,西方建筑风格大量传入,形成近代武汉城市建设的营造高峰。各国租界建筑虽不同程度地体现本国建筑风格,但大多属于古典主义形式,外观多数采用西方柱式。圆通宝殿改建正处于西方欧式建筑在武汉兴建阶段,故而殿外围以立柱环绕,吸纳哥特式建筑元素。至于圆通宝殿的形制和纹饰,为何仿照小乘佛教的缅甸阿难陀寺?相传昌宏法师在静坐冥想之际,灵光乍现,脑中浮现寺庙样式,便对设计师一一描述,建成之后与阿难陀寺风格极为相似。这种传说更加为古德寺披上了一层传奇的外衣,其实个中原因,还是与当时小乘佛教的影响越来越大有关。盛行于印度、缅甸等国的小乘佛教,因为较完整地保留了佛陀时代的律仪与学说,受到学术界与佛教界的重视。1895年,复兴印度佛教的摩诃菩提会创始人达磨波罗来上海,与我国著名佛教学者杨仁山居士商谈,相约复兴印度佛教。此后,汉地僧人与南传佛教界持续接触且互动深入,小乘佛教在中国的影响力逐渐增强。作为交通要冲、商业中心的武汉,在佛寺建筑形制上受到小乘佛教的影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可以说,古德寺是武汉近代以来中西多元文化融合的一个具体缩影,也折射出近代武汉从落后走向文明、从闭塞走向开放的艰难而辉煌历程。


3.jpg

1954年10月19日《长江日报》关于印度总理尼赫鲁访问武汉的报道。此间尼赫鲁曾参观古德寺

 

古德寺独具一格的建筑风貌,自修建竣工后就广受赞誉。19541019日,应邀访问我国的印度总理尼赫鲁在武汉时,专程参观了古德寺。1959年,古德寺被市政府定为市文物保护单位。1996年,武汉市落实宗教政策,归还古德寺5100多平方米土地,并拨款300万元修缮款。1997年,原清济寺演顺法师带领比丘弟子入住古德寺。1993年,古德寺被列为湖北省文物保护单位。

进入新世纪,古德寺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关注,逐渐走向世界。2007年,冰岛驻中国大使、法国驻武汉总领事、委内瑞拉驻中国大使馆文化专员等相继来此参观。20135月,古德寺升级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同年11月又与江汉路水塔、湖北省图书馆、晴川阁、武汉大学行政楼成为新一批“武汉城市地标”。如今,隐身于武汉闹市中的古德寺暮鼓晨钟,梵音不绝,继续以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世人的目光,成为武汉一张靓丽的城市名片。


(作者:甘超逊、钟星。本文发表于2018年7月《档案记忆》,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