档案文化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档案文化> 馆藏珍品

战火中的“宣传之花” ——《红军日报》简读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8日 |来源:|浏览人数:4817
  87年前的长沙城中,八月酷暑,战火硝烟尚未散尽,有一份报纸连夜组织编发。虽只出版了短短六期,却被当时的名报《大公报》如此称赞:红军戎马倥偬,犹知注重报纸宣传,不稍疏懈,吾人对之,宁无愧色乎。” 1这便是红三军团编发的《红军日报》。
一、报纸缘起
  1930年7月下旬,彭德怀、腾代远率领刚组建不久的红三军团,乘蒋、冯、阎军阀大战和湘桂军阀混战,长沙守敌力量空虚之机,于7月27日攻占了长沙,这是红军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攻占的唯一省城。
  1930年7月29日,红三军团即利用国民党长沙《国民日报》社的印刷设备,迅速编发《红军日报》,至8月4日红三军团撤离长沙而停刊。从版头可知,《红军日报》是由红三军团总政治部出版,总发行所在长沙皇仓街三十八号。
二、报纸特色
  (一)丰富充实的内容
  《红军日报》共有6期,出版日期分别是7月29日、7月30日、7月31日、8月2日、8月3日、8月4日,前3期为对开一大张、4版,后3期为对开一张半、6版。尽管报纸版面不算多,但内容却极为丰富,这从每版内容的设置上就可见出。
  第一版固定位置刊登《共产党十大政纲》《土地政纲》及红3军团的布告、通告,有时还刊载通缉令等;第二版为由主编袁国平、左基忠撰写的署名社论,专电及国内新闻;第三版为国际新闻、本省新闻、地方新闻、红军特讯与本埠新闻;第四版为文告与文艺,增刊的半张即第五、六版均为“副镌”,包含了红军的政治主张,国际、国内、本地新闻,文艺副刊等,可谓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发挥了利用报纸最大限度地争取各方面革命力量和赢得群众支持的作用。
  (二)鲜明的鼓动性和针对性

  中国共产党有着注重宣传工作的传统,尤其是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作为已经建立了独立武装队伍的政党,对宣传工作的重视就更为自觉了。1929年12月,毛泽东在《红军宣传工作问题》中指出:

红军宣传工作的任务,就是扩大政治影响,争取广大群众。由这个宣传任务之实现,才可以实现组织群众,武装群众,建立政权,消灭反动势力,促进革命高潮等红军的总任务。所以红军的宣传工作,是红军第一个重大的工作2 

  将宣传工作看做是“红军第一个重大的工作”,这可见出以毛泽东为代表的共产党人对宣传工作的重视,而“扩大政治影响,争取广大群众”的任务定位,也决定了红军宣传工作具有鲜明的宣传鼓动色彩和强烈的针对性。正如《红军日报》主编之一的左基忠在发表的《开场白——“红军”的使命》所指出:“‘红军’的立场,他是以无产阶级的立场为立场,他是无产阶级的喉舌,……而且还要去引导教育无产阶级尽量发育他的革命情绪,使劳苦的工农从 ‘闻风而起’,而做到自觉的走上革命的最前线。”《红军日报》的“投稿规约”明确要求“来稿请用白话,尽期明了畅达,富有鼓动性为合格”,而从具体内容观之,确是紧扣当时革命的中心任务,痛诉在国民党新军阀混战下,全国各地政局动荡、民不聊生、哀鸿遍野的惨状,语言直指人心,极富鼓动性。如7月29日刊载的《为反对军阀混战告民众书》:
  谁是世界上的创造者,谁是世界上的痛苦者,不是我们劳苦群众是谁?我们长期的做、做、做,只是受压迫,受剥削,受痛苦!朋友,不靠自己起来革命,推翻剥削阶级,还怎样呢!

  开宗明义,疾声呼吁,唤起广大民众的觉醒。通过每期“本省新闻”“地方新闻”“本埠新闻”及“专电”等栏目内容,《红军日报》广泛报道全国各地尤其是湖南省革命斗争的发展形势,反映全国革命运动的良好局面,对红军组织工农兵群众、迅速建立苏维埃政权、深入开展土地革命起到了强有力的宣传鼓动效应。

1.png

1930年7月29日《红军日报》刊载左基忠所撰社论《克复长沙以后目前我们应注意的是甚么?》


 同时,《红军日报》根据当时的实际形势、存在问题提出工作要求和应采取的措施,如7月29日刊载的《克复长沙以后目前我们应注意的是甚么?》指出应建立自己的苏维埃政权,深入进行土地革命,才能保障并扩大胜利果实;8月2日刊载的《纪念“八一”与我们的当前任务》针对8月1日外国军舰与国民党兵船在省河向红军挑衅,指出这是国际与国内的反动势力在合作,红军只有以“流血政策”去对付它等,具有强烈的针对性。据记载,经过《红军日报》的宣传鼓动,“不到1个星期,就有3000多人参加红军”3 ,其鲜明的鼓动性和针对性由此可见。

  (三)开阔的国际视野

  《红军日报》另一值得注意的特点,是难能可贵的国际视野。战争年代,消息来源不畅,但《红军日报》的“国际新闻”从创刊之初就存在。如7月29日的《最近苏联经济状况:苏联正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 五年工业计划只四年即可完成》、7月31日的《俄国植物药材输出复盛 甘草根为大宗》等,关注作为共产主义运动中心的苏联的工业发展情况;7月29日《印度民众反英帝国主义之激昂:驻华印度同盟会致我国工农群众书 孟买六万五千纺织工人举行大罢工》、8月4日《越南革命爆发 越青年图攻总统府 秘密发出革命报纸 法帝国主义艰于处置》等,关注世界其他国家反帝反殖民运动,可见在战乱年代红军依然留意世界革命运动形势。这对群众了解世界革命形势,扩大革命运动影响都有着积极意义。

2.png

1930年7月31日《红军日报》“国际新闻”部分内容


 尽管因条件所限,这些报道在内容上难免失实之处,以及存在时效性不够的缺憾,但其中体现的开阔而现代化的视野,不得不令人敬佩。

  (四)战斗精神飞扬的副刊

  此外,副刊亦是《红军日报》的一大特色。从第2期开设“血光”文艺专栏,到第6期又将第5版扩充为“红军”副镌,《红军日报》副刊的分量可谓是愈来愈重。与当时其他报纸“吟风弄月”式的副刊迥异,《红军日报》的副刊是战斗的文艺。

3.png

1930年8月4日《红军日报》“红军”副镌第一期目录


 作为主编之一的左基忠在“红军”副镌发刊词《开场白——“红军”的使命》中指出:“红军日报之有副刊,不是和一般所谓报屁股那样简单,……他不是资产阶级撩抱的调情的玩物。他是什么,他只是一朵血滴滴的鲜花,火一般赤热的鲜花”。“血光”栏目采用民歌、民谣、童谣、新三字经等形式,如《革命伤心记(四川调)》《告敌方士兵歌(月月红)》《莺花怨·哭五更》《反国民党军阀混战(莲花闹)》《工农兵(孟姜女哭长城调)》等,或控诉,或鞭挞,或讴歌,通俗易懂,能引起当时群众的广泛共鸣;“红军”副镌则刊有评论、散文、新诗各一篇,均是“血滴滴的鲜花”。

  值得一提的是,左基忠曾求学于武汉中法大学,“常以思想进步,文论精辟见称”4 ,是不可多得的宣传人才。《红军日报》6篇社论有4篇出自他的手笔,8月4日的“红军”副镌还发表了他的散文《从军杂记(一) 长笛一声人去也》。

三、历史意义

  在查考史料时发现,1930年3月中旬中共涪陵特别行动委员会曾在涪陵城创刊《红军日报》,至4月7日四川红军第二路游击队正式成立后,由二路军游击队前敌委员会继续编发《红军日报》,约至1930.年7月停刊,均为油印报5。 这比红三军团《红军日报》要早4个多月,但依然无损于红三军团《红军日报》的重要历史意义。

  作为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中国工农红军在大城市中出版的唯一铅印报纸,《红军日报》为迅速扩大红军影响,鼓舞红军将士的斗志,宣传中国工农红军的方针政策等起到了重要作用,亦为后世留下了一份弥足珍贵的党史和新闻史资料。好比一朵“宣传之花”,短暂却灿烂地绽放于历史画图之中。

  当然,受当时“左”倾冒险路线影响以及军事宣传的需要,《红军日报》在宣传上存在夸大革命形势的倾向和“过分夸大了攻克长沙的意义,提出不切实际的任务”6 的错误;此外报纸中有部分错别字和脱漏字,这些历史的局限性亦无须讳言。

4.jpg

馆藏1930年8月4日《红军日报》第3、4版


  因年代较早,保存条件有限,红三军团《红军日报》已较为少见。武汉市档案馆馆藏《红军日报》为最后一期(1930年8月4日)的第3至6版,是目前湖北地区唯一一份红三军团《红军日报》。这几页薄薄的纸从长沙诞生,于战火纷飞中辗转流离,最终残存于武汉,留下中国共产党军史上一段珍贵的记忆,亦是幸事。


  注释:

  1 方汉奇、张之华主编:《中国新闻事业简史》,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83年版,第263—264页。

  2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新华通讯社编辑:《毛泽东新闻工作文选》,新华出版社1983年版,第15页。

  3 尚伟、徐军主编:《军旗谱: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第一”记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7年版,第52页。

  4 湖南省革命烈士编纂委员会:《三湘英烈传(第四卷)》,湖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232—233页。

  5 陈克荣主编:《涪陵老区革命史》,重庆出版社2009年版,第88页。

  6 中国近代现代出版史编纂组编:《中国近代现代出版史学术讨论会文集》,中国书籍出版社 1990年版,第393页。

(责任编辑:马秀兰 甘超逊)